“SETI 的历史 - 13”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中国分布式计算总站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相关链接
'''第13章:美国航太总署后的SETI'''
第38行: 第38行:
  
  
[[SETI的历史:12 - SETI到华盛顿|'''第12章:SETI到华盛顿 ←''']] | [[SETI的历史:14 - SETI的今天|'''→ 第14章:SETI的今天''']]
+
[[SETI 的历史 - 12|'''第12章:SETI到华盛顿 ←''']] | [[SETI 的历史 - 14|'''→ 第14章:SETI的今天''']]
 
 
  
 
==相关链接==
 
==相关链接==
 
*[[SETI]]
 
*[[SETI]]
 
*[[SETI@home]]
 
*[[SETI@home]]

2010年7月28日 (三) 11:28的版本

<资料来源:The Planetary Society>


第13章:美国航太总署后的SETI

NASA在1993年把SEIT取消使SETI群体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虽然HRMS对于NASA来说是非常小的,但它仍然让其他所有SETI的努力变得微不足道。SETI像NASA一样久远,但我们仍不满足。NASA,仍然,甚至是从不单独赞助SETI。HRMS的阴影是,它逐渐成为私有的(groups)设备。一些人为SETI投入自己的资金。有时这些HRMS和NASA一起加入军事。当HRMS出乎意料的取消时,这些设备迅速保存(stepped forward)它们的SETI研究。在困难时期,2个私有组织为了他们在保护SETI中处于领导角色而特别的站出来:总部设在北加尼弗尼亚硅谷的 SETI协会,还有一个是基于Pasadena的行星协会。


Jill Tarter博士
SETI协会的主管

SETI协会成立于1984年。它用来赞助和管理SETI和宇宙生命。协会包括SETI富有经验的,并且是SETI的赞助者和奠基者的人,比如著名的奥兹码计划的Frank Drake,还有他的同事“海豚”Bernard Oliver。协会也包括新一代的观察者,比如Jill Tarter和Seth Shostak。协会早期大部分的计划被NASA所赞助,它在基于NASA Ames靠近Moffett Field的目标搜索项目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当HRMS在1993年被取消时,SETI协会保存目标搜索(的成果),并且开始加入它自己的赞助人。它快速的获得了NASA Ames的SETI设备,并且开始确立它自己的赞助项目。在1995年2月它启动了Phoenix,一个起点非常高的但是基于NASA已经废弃的项目。


为了研究,Phoenix的科学家们筛选了1000个看起来像有地外文明地恒星。那些恒星类似太阳并且和我们的距离不超过200光年而且“年纪”大于30 亿年。它们和那些不管类型而且非常近的恒星一样有价值。当一些恒星被发现有卫星,科学家们就把他们加入清单。每个目标可以在1000MHZ到 3000MHZ的任何波长的频率上监视。为了比较,现在拥有的监听器,频率仅仅2.5MHZ,而且刚刚超过Phoenix千分之一能力。Phoenix的计算机于是把巨大的带宽分成切片的进行分析,而且能发现一个宽度仅仅为0.7HZ的信号。这是发现外星非常重要的信号。因为已知的自然信号不会小于 300Hz。


在澳大利亚南新威尔士Parkes天文台安放的64米碟形天线。

Phoenix项目是一个可移动的工作。它的定制的高级电子设备被放到一个能安放在世界上任何大型天文台的卡车拖车里。它的第一站就是安放在澳大利亚南新威尔士拥有64米碟形天线的Parkes天文台。1996年9月它来到了位于西弗吉尼亚Green Bank的国家射电天文台。在那儿我们有1年半的自由时间使用210英尺的天线。而Frank Drake在主持奥兹码计划时使用仅仅85英尺的天线。从1998年以来Phoenix计划就扎根在位于Puerto Rico的Arecibo天文台。在那儿我们使用世界上最大的,直径305米的射电望远镜。为了目标搜索,Phoenix能用非凡的精度和带宽监视特别的恒星。这是和其他的搜索不能相比的。它和世界上其他天文台实时工作,它几乎能立刻确认任何可以检测到的信号。这是最重要的2项因为它能排除任何可能的干扰,因为从宇宙深处发射出来的信号会因为星际的碰撞而迅速消失。它最大的限制就是不得不在主要的天文台和其他射电天文项目共享观测时间。在 Arecibo,举个例子,我们仅仅每6个月举行一次12小时的观测。意思就是仅仅搜索一个片断!在2002年会启动一个升级的接收器。


Dr. Bruce Murray
行星协会董事长

尽管SETI协会继续着HRMS的目标搜索,但是行星协会在SETI被NASA控制的时间里找到了一种不同的方法。甚至在HRMS取消之前,行星协会已经为目标搜索(项目)表现了一个显著的“全天观测”的优先选择。这个方法的自Bruce Murray,未来行星协会负责人的主意。他一直说服我们不应该对外星文明的种类作出任何怀疑。因此我们不应该限制表现我们敏感性和好客性的搜索。作为喷气推进实验室的负责人,Murray从1976年到1982不遗余力的为NASA的SETI项目作出主要贡献。不像SETI协会一样在高度诡辩的搜索上集中它的努力,行星协会用它的资源在各式各样团体中找出不同的搜索方法。在20世纪80年代初,这个协会通过在哈佛大学的Paul Horowitz已经为几个SETI的冒险项目进行支持。1995年10月,靠着行星协会发行的债券,Horowitz启动了BETA计划——一个在边沿频率进行全天无线电监测。BETA,拥有10亿个包括额外区域的频道,基于在马萨诸塞州哈佛镇上的使用26米的射电望远镜的哈佛Smithsonian天文台。当1999年3月天线被风暴损坏时,BETA已经完成了几个可以通过哈佛的设备可以看见的天空观测项目。由于来自行星协会的帮助,修复工作正在进行。


从1996年开始行星协会也在支持一个由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的Dan Werthimer的无线电全天观测叫做SERENDIP的计划。像Phoenix一样,SERENDIP接收器是基于Arecibo天文台的,但是不需要为高度宝贵的观测时间间隔而等待。它永久性的固定在Arecibo天线上的。它扫描天空的每一个部分。当这个方法不能为搜索目标而工作时,它(Phoniex?)就会像SERENDIP一样和全天观测工作很好的配合起来。


2001年8月,SETI新的光学天文台在哈佛落成。

一个SERENDIP的分支是成功的SETI@HOME计划——通过向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发送无线电数据进行分布式的计算。他们使用他们自己的个人计算机进行搜索外星信号的分析工作。当1998年SETI@HOME的成立者在寻找赞助者时,行星协会开始成立十分需要的种子基金。从初期行星协会就保留主要的赞助人。SETI@HOME用SERENDIP的收集器,但是放在一个更小的频率范围之内,以1420KHZ的氢原子频率(the 1420 KHz hydrogen line)为中心。由于配置了超过300万台个人PC,SETI@home可以深层分析传统的方法不可能获得的细节。SERENDIP是基于伯克利并且由工程主管David Anderson和首席科学家Dan Werthimer。


行星协会也在为另一个不同于无线电搜索的项目赞助,它是通过汇聚从恒星发出的激光进行观测的SETI项目。1998年它开始支持2个基于哈佛和UC伯克利的不同搜索活动。它们搜索从候选的恒星中发出的短光脉冲(short light bursts)。从2000年底开始,在世界上、在哈佛、马赛诸塞州,协会通过发行为SETI观测而献身的天文台的债券而为这2个项目提供支持。2002年完成后,这些天文台将用作第一个全天SETI光学观测站。


第12章:SETI到华盛顿 ← | → 第14章:SETI的今天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