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TI 的历史 - 13

来自中国分布式计算总站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资料来源:SETI after NASA>


第13章:NASA 后的 SETI

1993 年 NASA 的 SETI 项目被取消使 SETI 社区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虽然 HRMS 对 NASA 来说只是个小项目,但它和其他 SETI 项目相比仍然是一个巨无霸,只要 NASA 还参与 SETI,它就是当之无愧的主导者,NASA 的退出留下了一个难以填补的真空。


但 NASA 从来都不是 SETI 的唯一赞助者。在 HRMS 的阴影下,仍有一批致力于 SETI 事业的私人团体兴起,有时他们也与 NASA 进行合作。当 HRMS 被突然取消时,这些团体就站了出来并尽他们的可能将相关的设备等保存了起来,以使得 SETI 研究可以继续。其中两个团体因为在 SETI 最困难的时期充分发挥了他们的领导作用而脱颖而出:一个是 SETI 研究所,总部位于加州硅谷,另一个是行星协会,位于帕萨迪纳(Pasadena)。


Jill Tarter
SETI 研究所的 SETI 主管。图片提供:SETI 研究所

SETI 研究所成立于 1984 年,主要是赞助和管理 SETI 和宇宙生命相关事务。研究所的创建人和资助人主要包括一些 SETI 老兵,比如 Ozma 项目的 Frank Drake,比如“海豚社”成员,Bernard Oliver。但研究所也引入了新一代的研究人员,比如 Jill Tarter 和 Seth Shostak。研究所早期的项目大都是由 NASA 资助的,而且在由 NASA Ames 主持的位于 Moffett 场附近的特定目标搜索项目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当 HRMS 在 1993 年被取消时,SETI 研究所随即进入以拯救特定目标搜索,并成为了它的主要赞助者。研究所很快就取得了 NASA Ames 的 SETI 相关设备,并开始准备发起它自己的私人资助项目。然后在 1995 年 2 月,Phoenix 项目启动,该项目基于 NASA 已废弃的项目,但在技术上更为先进。


Phoenix 项目的科学家们为他们的搜索项目筛选了 1000 个看起来像有地外文明的恒星并编制成列表。那些恒星大部分都类似于太阳并且和我们的距离不超过 200 光年而且“年纪”都大于 30 亿年,还有就是一些距离非常近的恒星,不管是什么类型。如果有新的恒星被发现也是有行星的,就也会加入到这个列表中。每个恒星都可以在从 1000MHz 到 3000MHz 的频率范围内进行监视。作为比较,现在流行的 SETI@home 项目只监视了 2.5MHz 的频率带宽,而这只比凤凰项目的千分之一略多。项目使用的计算机可以将这个巨大的带宽分成很细的切片灭进行分析,然后能够识别带宽仅 0.7Hz 的信号。这对于识别智能生命发出的信号非常关键,因为没有任何已知的自然信号的频宽小于 300Hz。


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 Parkes 观测站安放的 64 米口径碟形天线。

Phoenix 项目是一个可移动的计划。它那些高级定制电子设备可以打包放到卡车拖车里面,然后就可以安放到世界上任何大型射电观测站里面。它的第一站选在了澳大利亚 Parkes 观测站的 64 米(210 英尺)的碟状天线。然后在 1996 年它搬到了位于西弗吉尼亚 Green Bank 的国家射电天文观测站。在那儿它分享了一年半的观测时间,使用的是一个 43 米(140 英尺)的碟状天线,这个天线距离 Frank Drake 曾经在 Ozma 项目中使用的 85 英尺天线并不远。然后自从 1998 年开始,Phoenix 项目就扎根于波多黎各的阿雷西波,在那儿它可以使用 世界上最大 305 米口径(1000 英尺)射电望远镜。


作为一个特定目标搜索项目,Phoenix 项目能够以其它项目难以匹敌的高精度和高带宽来对特定的恒星进行监视。通过与世界各地的观测站进行实时的协作,它能够立即任何探测到的信号进行验证。因为这样不仅能排除地基信号干扰的可能性,还能避免深空信号受到星际间的干扰而消失,所以尤其重要。它的不足之处主要是不得不和大型射电观测站的其它射电天文学项目共享观测时间。比如在阿雷西波,每半年里,它只能进行 20 次持续时间为 12 小时的观测,这意味着它只有一小部分时间处于正常运行状态。不管怎样,经过将近七年的运行,Phoenix 项目的能力也在变强,它准备在 2002 年的某个时候安装一个升级过的接收器。


SETI 研究所延续了 HRMS 的特定目标搜索,而行星协会则在 NASA 之后的采取了不同的方法。甚至在 HRMS 被取消之前,和特定目标搜索相比,行星协会就更偏好“全天搜索”。这一点主要是受 Bruce Murray 的影响,后者也是未来的行星协会主席,他坚持认为我们不应该对外星文明的本质做任何假设,我们也不应该将搜索局限在那些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上。作为 JPL(喷气推进实验室)在 1976 至 1982 年间的主管,Murray 为建立 NASA 在 JPL 的“全天搜索” 类型 SETI 项目作出了主要贡献。


和 SETI 研究所一直致力于高度复杂的搜索项目不同,行星协会将它的资源分布在各类团体中使用,以尝试不同的搜索技术。自从 20 世纪 80 年代初,协会就已经在支持由哈佛大学的 Paul horowitz 领导的几个 SETI 冒险项目。1995 年 10 月,在行星协会的资助下,Horowitz 启动了 BETA 项目 - 一个在“水坑”频率范围的全天射电搜索项目。BETA,全称是 Billion-channel Extra-Terrestrial Assay(十亿通道外星文明信号检测),位于美国麻省哈佛镇的 Harvard-Smithsonian 观测站,使用的是 26 米(85 英尺)射电望远镜。当 1999 年 3 月天线在风暴中损坏时,BETA 项目已经对哈佛可见的天空区域进行了几轮搜索。借助行星协会的帮助,天线的修复工作正在进行中。


从 1996 年前,行星协会也在支持 SERENDIP 项目,一个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 Dan Werthimer 领导的射电全天搜索项目。和 Phoenix 项目类似,SERENDIP 的接收器也位于阿雷西波观测站,但是和 Phoenix 项目必须和其它项目分享观测时间不同,SERENDIP 的接收器是固定在阿雷西波的天线碟上的,天线指到哪(包括随着地球自转而移动),接收器就扫描到哪。这种方式对特定目标搜索来说没法用,但却很适合像 SERENDIP 那样的全天搜索项目。


光学 SETI 观测站
2001 年 8 月,由行星协会赞助的新的光学 SETI 观测站在哈佛落成。图片提供:行星协会,Pual Horowitz

SERENDIP 的一个分支是知名的 SETI@home 项目 - 这个分布式计算项目将射电数据包发送给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志愿者,然后使用志愿者的个人计算机对数据进行分析以寻找外星信号。1998 年,当 SETI@home 的创建人在寻求资助的时候,行星协议就提供了必需的启动资金。从那时起,协会就一直是该项目的主要赞助者。SETI@home 使用的数据正是由 SERENDIP 接收器采集的,主要针对 1420MHz 氢线附近的窄带宽。利用那三百万台个人计算机,SETI@home 所能进行的数据分析过程在深度和细节上,是普通方法难以想像的。和 SERENDIP 相同,SETI@home 也位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由项目主管 David Anderson 和首席科学家 Dan Werthimer 领导。


行星协会还支持了射电搜索之外的一些项目,比如光学 SETI 项目,该类项目试图寻找从恒星发出的汇聚激光信号,从 1998 年开始它支持了两个特定目标搜索项目(译注:非射电搜索),分别位于哈佛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两个项目试图寻找来自候选恒星的非常短的光脉冲。然后从 2000 年底开始,作为这两个项目的补充,协会资助建设了位于麻省哈佛的世界上最大的、专用的光学 SETI 观测站,等到 2002 年完工后,这个观测站将进行首次全天光学 SETI 搜索活动。


返回 SETI 的历史 ← | 第12章:SETI 到华盛顿 ← | → 第14章:SETI 的今天